怀玉乱山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绝世小说jueshixs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翌日,祁重连下朝,换了身常服从内殿出来,状似不经意道:“今日皇后恢复请安了,后宫还安生吧。”

贺云生颔首:“今日一切如常。”片刻后,感受到皇帝冷漠的眼神,贺云生心底腹诽,说也不是,不说也不是,这差事可真难做,“启禀皇上,今日非初一十五,柳采女未去请安。”

祁重连顿了顿,别过脸:“朕要你说。”

贺云生:“.…..”

“她的伤如何了。”

这个问题祁重连每日都会问一遍,贺云生如常回答:“医女说已经结痂,再持续涂一些日子药膏除疤即可。”

“嗯。”祁重连坐于案桌前,抬头看了眼殿外,又收回视线。

近几日,贺云生发现皇帝一直像这般心神不宁的。祁重连很是勤政,素日里批改奏折或是同大臣议事都十分专心,这几日却时不时往殿外看去,有些风吹草动就打发他去看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。

贺云生有些摸不着头脑,直到祁重连终于耐不住性子问他:“翠柳苑就一点动静都没有吗?”

贺云生起初还没反应过来,当他想听日常报备,便道:“柳小主近日一直待在翠柳苑中,只有前日后午去宁嫔娘娘宫里坐了会,傍晚才归。”

祁重连烦躁地扔开奏折,肉眼可见的不悦。

贺云生见他如此,有些回过味,许是想见人,又拉不下脸,偏偏柳小主不主动来见他。

贺云生想了想,开口道:“皇上好些日子没进后宫了,不如今儿让敬事房抓阄,抓到哪个去哪个?”这刚好抓到翠柳苑,可不是皇上想去啊。

贺云生觉得他这个提议还不错,可祁重连却是对他翻了个白眼:“朕就那么上赶着给那女人脸面吗,不去!”这辈子都不去了!

到底是怕打脸,祁重连没把后一句说出来,只有些头疼地按着眉心。

贺云生也很是苦恼:“皇上多日不去后宫,各宫主子请安时跟皇后娘娘提及此事,皇后娘娘都传王启顺去问话了。再这样下去,怕是前朝也要生出议论。”毕竟皇帝此刻膝下无子无女,没有子嗣,总会让一些老臣抓着不放,恨不得皇帝每天去后宫造娃。

祁重连敛眸,音色微凉:“朕知道了。”

是夜,倦勤斋文贵人侍寝。

消息传到翠柳苑时,柳商枝如常下着棋,闻言,她微微勾唇,看了眼玉珏。

玉珏当即会意,福身退了下去。

这一晚,众嫔妃各怀心思入睡。伴随着东方破晓,最南面响起的一声尖叫,惊醒了看似平静无波的后宫。

辰时请安,凤仪宫十分热闹,都在讨论昨夜的事端。

顾才人:“听说了吗?昨夜遂初堂闹鬼了!”

沈宝林点头,她与顾才人同住在华栖宫里,遂初堂是后头未央宫的侧殿,离她们不远,“嫔妾和顾姐姐早上是被叫声吓醒的,听说见到鬼的那个宫女当时就被吓昏了过去,现在都没醒呢。”

梁姬闻言,有些害怕地捂住脸,京城天子脚下也会闹鬼?她还以为只有江南会传些灵异怪闻,不过这话她是不敢说出口的。

“子不语怪力乱神,大清早的说什么晦气话。”陆婕妤没好气地开口,淡淡瞥了顾才人一眼。

顾才人心底不忿,却也不敢反驳陆婕妤什么。她爹是朝廷新贵,她从前也勉强算是京中贵女里的一个,只是跟陆雪柔比,差的就太远了。

众人正说着,昨夜刚侍寝的文贵人同其姐姐燕贵人一起到了。

陆婕妤面色顿时一变,顾才人注意到她的变化,不禁觉得方才丢得面子找了回来,清了清嗓子状似无意道:“文贵人侍寝辛苦了,都没跟陆姐姐一起来呢。”

陆婕妤是朝阳宫主位,燕、文两个贵人则各住在朝阳宫东西侧殿里。

原本恩宠被侧殿里的人压一头就够让陆雪柔生气的,文贵人每次侍寝不给她这个主位请安也就罢了,燕贵人竟也不去。

故而三人虽在同一殿中,却极少是一起来的。陆婕妤之前倒没觉得什么,如今被顾才人拿出来当众一提,只觉得脸上无光的很,回去定要好好给她们立立规矩。

文贵人自是也听到了顾才人的话,眉眼露出些许赧意,垂眸不语。

她身旁的燕贵人却趾高气扬道:“今日晨起妹妹身子疲乏,皇上特地嘱咐她多睡会,可不必来请安。不过我妹妹乖觉,还是如常来了。不过迟了些许,有什么好说道的。”

顾才人的笑容僵了僵,她本是要去刺陆婕妤的,这燕贵人跟她犯什么呛。

文贵人显得有些拘谨,她拍了拍燕贵人的手,又扬起笑去看顾才人:“我姐姐不大会说话,顾姐姐别见怪,她没有恶意的。方才听顾姐姐似在说什么事,我今晨起来也听到些异动,不知出了何事?”

顾才人本想继续说的,皇后在此时出来,众人皆起身行礼,这话头便被揭了过去。

本以为只是一个意外,不想隔天,储秀宫的柳常在也撞鬼了。

因她入宫后久未承宠,每日都在想要怎么飞上枝头变凤凰。听到皇上要去肃昭仪那用晚膳的消息,也顾不上得罪人,巴巴地在肃昭仪宫前头的一个凉亭里等。

待皇上来了,忙不迭上去请安,结果銮舆竟是停也未停,径直从她跟前过去了。

柳常在不死心,继续等到天黑,直到皇帝在肃昭仪宫里歇下,这才气鼓鼓地走了。谁曾想回去的路上就撞了鬼,吓得魂飞魄散,高烧不退,不断说着胡话。

这可让其余妃嫔也颇为害怕,出了这么大事,掌管后宫事宜的贤妃和惠妃一同去了乾清宫向皇帝请罪。皇帝倒未怪罪,只道这件事他会细查,便让她们回去了。

回到宫里,贤妃仍心有余悸,皇上夺了皇后的权,让她与惠妃一通打理。可惠妃到底年轻,又是刚进宫,如今宫里大部分事还是贤妃在管,现下出了事,她自然难辞其咎。

“皇上未曾怪罪娘娘,娘娘不要为此事烦心了,您这几日用膳都不香,奴婢看了很是担心呢。”茯苓在一旁道。

贤妃眉头未曾舒展:“本宫只是在想,这件事是谁做的,又有什么目的。”

茯苓想了想:“奴婢觉得皇后的嫌疑最大,她定是想让娘娘犯错,再拿回管理六宫之权。”

贤妃捏了捏眉心,她本对权力名位无什么痴妄,此前不过是想那人心里多念着她一些。可如今尝到了权力带来的好处,竟有些舍不得放手了:“派人盯着凤仪宫,记着小心些,别露了马脚。”

茯苓颔首:“奴婢明白。”

之后几日后宫都在等皇帝的查处,可乾清宫那边却是诡异地安静了下来,仿佛并未查出什么结果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我跟他不熟

我跟他不熟

笑佳人
高三开学前夕,小区超市。陆津转过货架,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,雪肤樱唇,眉眼认真。狭窄幽暗的空间,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。后来,同桌悄悄问何叶:“你跟陆津在一起了?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。”何叶:“没有,我跟他都不怎么熟。”再后来,同事找她八卦:“你跟组长一个高中?那以前认识吗?”何叶:“……认识,就是不太熟。”她刻意省略掉,高考后的那年暑假,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。·先校园再都市,清新日常
言情连载42万字
春盼莺来

春盼莺来

叶惜语
【下一本《劣情》求收藏~】微博@晋江叶惜语日更每晚九点自卑文静x浪荡恣意/顶流x记者/浪子回头/少女暗恋成真/破镜重圆1、没人知道,叶莺高中暗恋裴肆。她追着他考到省重点,每天都听室友......
言情连载17万字
维持女配的尊严

维持女配的尊严

淅和
温双沐重生后得知自己所在的世界是一本校园甜宠文,书中随便拉出的一个男性角色,都是当下最火晋江风,以至女主身边每天都在上演终极修罗场。譬如清冷校草学神男主苏起言,考前从不复习的他有天突然整理笔记,只为站到女主面前,将笔记递上。譬如骄恣嚣张男二周彧,做事我行我素,却在一日摘下黑色耳钉,换上规整白衬衫,向女主献上一束白色小雏菊。譬如温柔克制男三沈之庭。女主的中考状元成绩,他带的,女主的助学金和生活费,他
言情全本95万字
重欢

重欢

简小酌
【正文即将完结】婚后第四年,顾璎的夫君认祖归宗被封为郡王。他先进京安置,半年后派人来接顾璎。到了王府顾璎发现,自己夫君身边不仅添了侍妾,他还正打算将自己郡王妃位置给他的白月光。她空有郡王妃的身份,却被处处打压。受够了陆川行的冷暴力,她选择了和离。***天子膝下空虚,太后抱孙心切,打听了最灵验求子庙催他去进香。回宫路上突降暴雨,陆崇暂歇于京郊别院。有人叩门借宿,隔着雨帘,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纤弱貌美的
言情连载36万字
升温

升温

咬春饼
【文案1】22岁时,所有人都劝付佳希,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。她搭了,结了婚,还给他生了个孩子。27岁时,所有人仍劝她,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,还离什么婚?蠢?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,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——“岳总,这五年的辛苦费,您拿稳了!”【文案2】岳家祖母信佛,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:“我之夫妇,譬如飞鸟,暮栖高树,同共止宿”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,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。与付佳希分开后,才恍然记起
言情连载39万字
医汉

医汉

春溪笛晓
霍善从小没爹没娘,跟着师父没心没肺地长大,每天领着群小屁孩到处撵鸡追狗。他本该快快乐乐地成长为村中一霸,可惜一堆奇怪的人老来烦着他——你的好友华佗给你发送了一个开颅术。你的好友张仲景给你发送了一本《伤寒杂病论》。你的好友孙思邈给你发送了一本《千金方》。你的好友李时珍给你发送了一本《本草纲目》。霍善:???你们这群小老头儿都谁啊???数月后,赫赫有名的冠军侯霍去病途经村外,始终没能说服霍善学医的小老
言情连载71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