于苓当年年纪也还轻,刚到咖啡店工作不久,不比现如今的秦雪大几岁。

于姐还不是于姐,在络兰金街28号的咖啡店里,她那会还是老员工眼中的“小妹”。

她只在自己的妹妹面前是姐姐。

林照归的有间灯铺在络兰金街上开了挺久了,久到28号的咖啡店都是他看着开起来的,他和咖啡店那位经常身处国外的老板有过几面之缘。

凭着这么几面的交情,遇见了借伞小女孩的第二天,林老板难得在白天出了自己的店门,专程去了一趟半条街之隔的咖啡店。

对于咖啡店的老员工们来说,林老板也算是个熟面孔了。不单单是因为有间灯铺跟咖啡店同在一条商业街,大家彼此算是邻居,也因为林照归算咖啡店半个老主顾。

林老板不爱咖啡更爱茶,却没少照顾咖啡店的生意,常在他们这里买现烤小蛋糕和甜甜圈。

将林照归这么一个气质脱俗的人跟蛋糕甜甜圈联系起来,仿佛哪儿哪儿都透着违和,听起来就十分不搭。但甭管神仙哥哥似的林老板跟甜食到底搭不搭,反正他确实经常点单这几样,有时还直接外卖下单,让人直接送到店里去。

林照归这天到了店里,咖啡店老板恰好这段时间在国内,人还正巧在店里,亲自过来招待。

咖啡店的宋老板边往林照归面前放下封面烫金的厚厚一册点单本,边调侃:“你居然在白天出门,多稀罕,”

林照归拿过点单本,却并不翻开:“我又不是什么夜行生物,当然会在白天出门。”

只不过林照归跟宋老板打照面的时机也是巧,他们几次碰面,都是林照归这边刚结束了外出看事,晚上回络兰金街,而宋老板要么是加班,要么正准备从金街离开回家,二人超过八成的时间都是晚上遇见。

“未必。”宋老板老神在在地一摇头,“万一咱们这条街道卧虎藏龙,你其实开的是家‘第八号灯铺’呢?”(1*)

宋老板玩了个非常古早的电视剧的梗,暗指林照归也不无身怀特殊身份的可能。但他其实就只是纯调侃,跟总在晚上才能遇着的邻居开个玩笑。

谁能想到这句调侃其实歪打正着。

林照归神色未变,他知道宋老板肯定还不清楚自己身份,两人暂时也没产生要找他来看事这方面的交集。

林照归只说:“菜单就不用看了,还是那几样,最近有新口味的话,麻烦将新口味一块加上打包。”

宋老板一听就懂“那几样”是哪几样,就算他不记得,店里的订单系统都还记得,能分毫不差地替林照归将东西点完。

宋老板将点餐的事吩咐给员工去办,将点单本也一块让人带走了,他又看林照归,先是说:“哎,我真的太少遇见跟你一样爱吃甜品的成年男性了。”

林照归:“……”

实际上,爱吃甜品的另有其人,或者说另有其狐。

林照归自己对于甜食既不热衷也不抵触,但蛋糕和甜甜圈属于假如只有他自己一个人过日子,他绝不会主动想起来去买,更不会频频买的东西。可谁让有间灯铺的“万能的小狐狸”是只杂食狐狸,蛋糕和甜甜圈都是符符爱吃,符符还不像一般的小动物,人类的油盐糖等添加剂对它来说都不构成任何负担,高油高糖高盐的吃下去,符符依然是一只毛发旺盛且鲜亮的小狐狸。

如果林老板跟人直言甜品是给狐狸买的,他可能会被人投诉虐待动物,所以多年来,林照归都默默背负了符符口味喜好带来的误解。

别人打趣他爱吃甜食,他也并不辩驳。

宋老板很快话音一转:“但平时点个甜品这种事,你不是在店里点个外卖就够了?直接跟我店里打电话也行,反正大家都熟,门店的人直接给你送过去。”

做生意的人,大多在人情世故上心思敏锐。

宋老板将林照归上下一看:“你今天白天专门出门来一趟,不太寻常啊——莫非是有事找我?”

宋老板凭经验做了个推断,直觉也再次八九不离十。

林照归这回坦然承认了对方猜得准,他说:“是,我来找你问个人。”

林照归还没见过于苓,也不知道雨夜里敲门的小女孩要找的姐姐今天上没上班,他已经承了对方今晚继续借伞,帮对方达成执念的诺,便要来咖啡店这边问问,替只在特殊时段能现身的游魂打听一下牵连人物的动向。

宋老板听说林照归要问的人是于苓,他“唉哟”了一声:“你找小苓啊?”

宋老板语气唏嘘,盖不住的同情意味像从斟满的茶杯边缘溢出来的水。

他摇着头道:“她下午才来上班儿呢,今天刚好是晚班,最近她精神不太好,晚上总睡不好觉,我就做主,让她只值晚班,白天好圈呆在家里补觉了。”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绝世小说【jueshixs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有间灯铺》最新章节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[七零]

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[七零]

络缤
机械厂驾驶员邢锋从外头带回三个孩子,家属大院炸成一锅粥,这下有热闹看了!谁不知道邢锋的老婆石立夏是个能作的,平常没事都要搅几分,现在不得闹翻天。结果大家等啊等,竟然什么动静也没有。而且石立夏再也不作不闹了,像变了一个人似的,天天笑眯眯的,端着茶缸子,到处晃荡。只要有热闹的地方,一定能看到她。要么就是搬个小板凳在大院里晒太阳,跟一群老太太一块耍,听她们说东家长李家短,成天不着家。“那谁谁长那么高那么
言情连载47万字
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

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

春生夏合
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,戾气深重,又有克妻之名,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,人人避之不及。之后遭人陷害,流放北疆,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,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。两人相互扶持,情愫暗生。等他杀回国都,登临帝位,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,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,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。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。新帝抱着尸体,一夜白发。重活一次,他决定好好爱他,弥补遗憾。
言情连载99万字
从龙族开始的技能抽取

从龙族开始的技能抽取

食草凯门鳄
一次意外,郑曙获得了可以穿越世界的金手指,而且每到一个新世界都能抽取一个新的技能。【已成功穿越世界】【开始抽取技能】【抽取中……】【恭喜获得技能:方便的方便面】【技能抽取完毕,请努力探索新世界】【祝您探索愉快】方便的方便面:使用者可以随时召唤当前所在世界常规概念中的方便面。郑曙:“???”“等会儿!这也能算技能!?”已结束世界:龙族,神代型月进行中世界:一人之下
言情连载348万字
封神:开局一个凤凰分身

封神:开局一个凤凰分身

想静静的顿河
重生成了封神中的邓婵玉,面对这个大劫将至,九死无生的局面,凡人毫无反抗之力......幸好有一个凤凰分身可以依靠。什么“天降玄鸟”什么“凤鸣岐山”,邓婵玉表示都是假的!你们问过我的凤凰分身吗?问过我手中的补天石吗?回去等死吧!
言情连载27万字
春水摇

春水摇

盛晚风
【日更++更新时间不定】赫峥厌恶云映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。她是云家失而复得的唯一嫡女,是这显赫世家里说一不二的掌上明珠。她一回来便处处缠着他,后来又因为一场精心设计的“意外”,云赫两家就这样草率的结了亲。她貌美,温柔,配合他的所有的恶趣味,不管他说出怎样的羞辱之言,她都会温和应下,然后仰头吻他,轻声道:“小玉哥哥,别生气。”赫峥表字祈玉,她未经允许,从一开始就这样叫他,让赫峥不满了很久。他以为他跟云
言情连载25万字
医汉

医汉

春溪笛晓
霍善从小没爹没娘,跟着师父没心没肺地长大,每天领着群小屁孩到处撵鸡追狗。他本该快快乐乐地成长为村中一霸,可惜一堆奇怪的人老来烦着他——你的好友华佗给你发送了一个开颅术。你的好友张仲景给你发送了一本《伤寒杂病论》。你的好友孙思邈给你发送了一本《千金方》。你的好友李时珍给你发送了一本《本草纲目》。霍善:???你们这群小老头儿都谁啊???数月后,赫赫有名的冠军侯霍去病途经村外,始终没能说服霍善学医的小老
言情连载71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