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谢谢,谢谢杨**。”

刘向阳边下车边客套着,一不小心,竟然踩在了一只小巧玲珑的脚上。

“跟我客气个啥?”

杨玉梅脚都没挪一下,任其踩着。

刘向阳慌忙闪身,尴尬问道:“把你踩疼了吧?”

“不痛,皮实着呢。”杨玉梅轻松一笑,随手关了车门,问刘向阳,“你这是第几次来惠山农场了?”

“来过很多次,具体记不太清楚了。”刘向阳往前走着,反问她,“你是啥时候调过来的?之前好像没见过。”

“这么说,您差不多有五个月没来过了,对不对?”

刘向阳若有所思,说:“嗯,差不多。”

“我是三月份调到这边来的。”

“哦,可是……”

“可是什么?”

“我怎么觉得有点儿眼熟呢?”

“是吗?”杨玉梅看了刘向阳一眼,眼角一挑,说,“一张大众脸,谁看着都眼熟。”

“也许是太像一个明星的缘故。”

“像哪一个明星?”

“记不起来了,电视里经常见。”

“哦,我知道了,是那个小脚老媒婆吧?”

“切,没正形,不跟你瞎扯了。”

刘向阳心里有点乱,找个借口,说我去马总那边看一下,匆匆离开了。

此时的马攻克正跟侯场长并肩站在院子里,抬头望着那栋三层办公小楼指指画画,说着什么。

刘向阳走过去,只听见侯场长抱怨说:“马总,你看到了吧,我们的办公条件太差了,堂堂一个国有单位,还不如人家个体户的住房体面。”

马攻克知道他的尾巴朝哪儿翘,却不表态,回过头问侯运才:“这栋办公楼是哪一年建的?”

“十几年,刚建场的第二年建的。”

“建筑应该没问题吧?”

“可以个屁!砖混结构,八级风都抵抗不了,楼顶到处是裂缝,一到雨季,办公室就成了水帘洞。”

“有那么严重?”

“一点都不夸张,同志们简直是冒着生命危险在办公。”

“前些年为什么不推倒重建?”

“缺钱呗。”

“也难怪。”

刘向阳之前来过很多次,都是往野外跑,从来没有留意他们的办公条件,这时候才刻意打量了一番。

其实,这根本就算不上是真正意义上的楼房,也就是个三层平顶房,外墙已经斑驳脱落,看上去就像个长满了疮的大花脸。

就连房檐下的立柱也歪歪扭扭,起不到支撑作用,说不定啥时候就会倒下去。

“侯场长,据我所知,基层单位每年都有房屋维修基金下拨,为什么不好好修缮一下呢?”马攻克说,

侯场长回道:“那点小钱能干啥?”

“不光那些吧,总公司有明文规定,下属经营单位年收益的百分之十返现给经营单位,惠山农场年年都是先进单位,收入自然很可观。”

“切,那都是窗户外面吹喇叭,脸面上光滑,口袋里空空。”

“我就不信了,这么多年,连个办公楼都盖不起来。”

“你以为办公楼是大风吹起来的,那可是一笔不小的开支,没有三五百万绝对拿不下。”

“那你就发挥自身优势,四下里化缘呗,上边要一点,中间掏一点,再到所属的村庄里集一点,不就足够了嘛。”

侯场长苦笑着摇了摇头:“马大经理,你说得太轻巧了,你知道天下最难的事是啥嘛?”

“是啥?”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绝世小说【jueshixs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那年,那月,那场以爱情为名义的阴谋》最新章节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

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

MM豆
李念意外穿进一本名为《庶子风流》的科举文中,成了伯爵府里的嫡长孙裴少淮。原文中:男主裴少津是庶出,但天资聪慧,勤奋好学,在科考一道上步步高升,摘得进士科状元,风光无两。反观嫡长孙裴少淮,风流成性,恣意挥霍,因嫉妒庶弟的才华做尽荒唐事,沦为日日买醉的败家子。面对无语的剧本,裴少淮:???弟弟他性格好,学识好,气运好,为人正直,为何要嫉妒他?裴少淮决定安安分分过日子,像弟弟一样苦读诗书,参加科考,共复
言情全本147万字
破云

破云

淮上
城市天空,诡云奔涌三年前恭州市的缉毒行动中,因总指挥江停判断失误,现场发生连环爆炸,禁毒支队伤亡惨重。三年后,本应早已因过殉职并尸骨无存的江停,竟奇迹般从植物人状态下醒来了。英魂不得安息,他必须从地狱重返人间,倾其所有来还原血腥离奇的真相。在本文人设中,严峫表面痞段子手但心细如丝且非常正气,江停智商很高身体素质很差,说话反复斟酌性格克制谨慎,表面温文儒雅但行事作风带邪性。两个主角人设清晰自洽,没有
言情连载138万字
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

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

春生夏合
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,戾气深重,又有克妻之名,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,人人避之不及。之后遭人陷害,流放北疆,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,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。两人相互扶持,情愫暗生。等他杀回国都,登临帝位,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,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,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。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。新帝抱着尸体,一夜白发。重活一次,他决定好好爱他,弥补遗憾。
言情连载99万字
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

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

湖涂
每天早上10点更新,其他时间显示的更新都是修文。面对所有的不公,林安安选择发疯!从不认怂,绝不吃亏的林安安穿到了缺衣少食的六零年代。成为没了妈、爸不管,被留在老家的小可怜。偏偏她还失忆了。以为自己是原主的第二人格。林安安表示:我以前太惨了,我亏大了!绝不接受!面对这种情况。林安安就一个想法,不要怂,就是干!靠着一套又一套的操作,林安安成功的压制住老家的亲人,让他们不得不为自己提供全家最好的生活待遇
言情连载51万字
春盼莺来

春盼莺来

叶惜语
【下一本《劣情》求收藏~】微博@晋江叶惜语日更每晚九点自卑文静x浪荡恣意/顶流x记者/浪子回头/少女暗恋成真/破镜重圆1、没人知道,叶莺高中暗恋裴肆。她追着他考到省重点,每天都听室友......
言情连载17万字
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

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

喜水木
文案:沈娇是个双腿残疾的废物,取了个女生的名字,留着长发,就连那张脸,好看得越发雌雄莫辨。他像一株开到荼蘼的玫瑰,花期越长,死气就越重。终于,他的亲妹妹忍不住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他,让他......
言情连载28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