颜鹤将桑皮纸揉成一团握在手里,而后悄然垂下衣袖,宽大的袖口完整遮挡着他的手,让旁人看不出什么。听见王永的声音后,颜鹤面不改色从地上站起来,转身看向他。

“颜大人蹲在地上做什么?”王永指着地面问。

颜鹤一脸正色,说话时语调平缓,“香囊掉在地上了。”话音刚落,他便抖了抖袖口,衣袖滑落,修长白皙的手露出来,掌心握着翠绿的香囊。

王永见状,皱着的眉头舒展开来,眼神里的警惕也随之消失,微微点头。“原来如此。”

“在下便不打扰了。”颜鹤一手放在腹部,一手背在身后,在王永的跟随下离开了这里。

王永将手搭在木门上,亲眼目睹颜鹤的身影消失后才把门闩别上,急匆匆走回平时倒药渣的地方。他蹲在地上仔细看了又看,药渣还是原来的形状,没什么不对劲。

“二叔,怎么了?”王青云突然出现在他身旁。

猝不及防的声音让王永身形一抖,随后把手覆在膝盖上,以此借力艰难起身,咳嗽两声后说:“人老了,身体也大不如前了。”话音未落,王青云便立刻伸手扶住王永,一脸关切地对他说:“二叔要保重身体,多休息才是。”

“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,更何况有承宇抓的药,我吃了之后身体好多了。这村长……我还能再当几年。”说罢,王永把他的手移开,径直回了房。

“那二叔好生休息,侄儿先走了。”王青云面色如常,看着王永进房后转身离开了这里。

屋里一阵咳嗽声,连续不停,王永咳得上气不接下气,好不容易平静下来,又继续咳上了。

他喝了碗中药后坐在窗前,想起来沈商陆对他说的话,好像最近这段时间他的病情的确有加重的趋势。于是乎他顶着大太阳去了医馆。

到医馆时,沈商陆也在里面。

他手里拎着几大包药,正作揖离开。走到门口时碰巧看见王永,依照礼节行礼后,目光紧紧盯着他。一天没见,王永的面容更憔悴了。

他问:“村长也是来看病的?”

王永点头,伴随咳嗽声回应了一句,“是,家里的药快吃完了,来这里拿点药。”

“如此我便不打扰了。”说罢,沈商陆离开了医馆,随后悄无声息拐进了旁边的角落,那是一个绝佳的地方。他轻轻戳破窗纸,将医馆的一切尽收眼底。

王永坐在诊台旁,刘承宇为他诊脉,平平无奇的问诊流程而已。

咳嗽接连不断,过了一会儿王永问:“承宇,我怎么感觉这身体越来越差了。”

刘承宇安抚道:“村长不必过于担心,我会重新给你开一副药,只要你坚持吃,一定药到病除。”

王永抓住希望,急切询问:“可是真的?”

“是。不过还缺一味药引,这个药引医馆里没有,可能需要你去找。”

“那药引是什么?难找吗?”

“倒是不难找,只是……”

“嗒——哒——”

话还没说完,窗外突然传来一阵声响,让刘承宇心生警惕。他用目光示意旁边的助手,让他去看。

赵洋采慢悠悠走到门口,四下张望,外面什么都没有。又朝角落走去,看见有只橘猫在爬树。于是走回去,不以为意道,“没人,是只猫。”

四周平静下来,王永又问:“承宇,药引是什么?”

刘承宇的嘴唇一张一合,却让王永瞬间变了脸色。

“什么!”

*

郅晗从许家折返时,沈商陆和颜鹤已经到了。她抹去脸上的汗迹,把扣在盘里的茶杯翻过来,几杯水匆匆下肚。

她说:“许志尚是坠崖身亡的。”

这个说法和王永的说法一致,好像事实就是如此。

“其他的没了解到,不过许志行家里有个女人叫杨翡,和他哥哥两情相悦,两人还生了个孩子。那个孩子几年前中了进士,现在在邻京当县丞。”

“我还听旁人说,王永那侄子王青云单相思杨翡许久,本以为许志尚死后他能得偿所愿,但依旧没能抱得美人归。”

颜鹤沉思良久,呢喃道:“那件事真的是意外吗?”

听见这话,郅晗也不禁点头同意,拥上前说:“我也觉得不像是意外,许志行对这件事闭口不谈,言语之间甚至充满恨意。”

许志尚一死,就有长达十年的凄厉童谣日复一日唱响,背后主导者一定是他亲近的人。如果是意外,又何必如此执着?

“这件事得慢慢查。”颜鹤说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绝世小说【jueshixs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南安诡闻集》最新章节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夫君的秘密

夫君的秘密

韫枝
(sc,he,日更。下本《明月痣》or《娇生豢养》).嫁入沈家一旬,郦酥衣发现了夫君的不对劲。她那明面上清润儒雅、稳重有礼的丈夫,黄昏之后却像是变了一个人。闺阁之中,他那双眼阴冷而狠厉,望向她时,处处......
言情连载18万字
我跟他不熟

我跟他不熟

笑佳人
高三开学前夕,小区超市。陆津转过货架,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,雪肤樱唇,眉眼认真。狭窄幽暗的空间,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。后来,同桌悄悄问何叶:“你跟陆津在一起了?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。”何叶:“没有,我跟他都不怎么熟。”再后来,同事找她八卦:“你跟组长一个高中?那以前认识吗?”何叶:“……认识,就是不太熟。”她刻意省略掉,高考后的那年暑假,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。·先校园再都市,清新日常
言情连载42万字
维持女配的尊严

维持女配的尊严

淅和
温双沐重生后得知自己所在的世界是一本校园甜宠文,书中随便拉出的一个男性角色,都是当下最火晋江风,以至女主身边每天都在上演终极修罗场。譬如清冷校草学神男主苏起言,考前从不复习的他有天突然整理笔记,只为站到女主面前,将笔记递上。譬如骄恣嚣张男二周彧,做事我行我素,却在一日摘下黑色耳钉,换上规整白衬衫,向女主献上一束白色小雏菊。譬如温柔克制男三沈之庭。女主的中考状元成绩,他带的,女主的助学金和生活费,他
言情全本95万字
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

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

东门饕宴
作为一个先天资质极好的Omega幼崽,唐楸本来应该在一众Alpha幼崽的簇拥下享尽万千宠爱的长大,每天的烦恼除了今天是该跟这个小伙伴一起过家家,就是该陪那个小伙伴捉迷藏。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唐楸并没......
言情连载213万字
似婚

似婚

今雾
被家里多次催促联姻,林予墨总算遇到个还算行的结婚的对象,第一时间告诉傅砚礼。傅砚礼工作里头也没抬:真这么喜欢?林予墨不以为意回:还可以吧,长相是我比较喜欢的。没想到,她看上人......
言情连载6万字
驸马跪安吧

驸马跪安吧

望烟
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,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。正值婚龄,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。琼林宴上,她的柔荑一抬,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,韶慕。君无戏言,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,自此不能为官,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,变为笼中雀。他不必再磨砺剑锋、灯下寒窗,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,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,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,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……新婚半年,最初的热忱淡去,安宜面对韶慕冷淡,亦不再强求,
言情全本25万字